<nav id="vo46m"><center id="vo46m"><td id="vo46m"></td></center></nav>
<progress id="vo46m"></progress>

<tbody id="vo46m"><track id="vo46m"></track></tbody>
    1. <em id="vo46m"></em>
        <rp id="vo46m"></rp>

        <button id="vo46m"><object id="vo46m"><input id="vo46m"></input></object></button>
        <th id="vo46m"></th>
        <em id="vo46m"></em>

        <li id="vo46m"></li> <li id="vo46m"><acronym id="vo46m"><u id="vo46m"></u></acronym></li>
        <em id="vo46m"></em>

        <rp id="vo46m"><acronym id="vo46m"></acronym></rp>

        長江大保護要靠科技支撐

        來源:中節能(天津)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時間:2018-12-24

        “長江經濟帶發展潛力巨大,近20多年來一直是支撐我國T字形國土開發總體布局的重要軸帶。但長江經濟帶在實現了高速經濟增長的同時卻忽視了保護的重要性。我建議摒棄地區和部門的本位主義,落實‘共抓’,實現全流域的精細化管理。”日前,在“中國國情與發展”論壇成立大會暨首屆學術年會上,中科院院士陸大道如是說。

        長江經濟帶覆蓋11個省市,人口、經濟總量均超過全國40%,然而過度開發導致長江流域污染嚴重、生態遭到嚴重破壞。面對長江流域的種種問題,“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成為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導向。本次論壇上,多位專家以“長江大保護與長江經濟帶的可持續發展”為主題,就推動長江流域發展問題進行研討。

        中科院院士、武漢大學教授夏軍表示,長江主要污染源主要集中在工業廢水與生活污水的污染、農業面源污染和航運量激增帶來的大量船舶污染。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說:“過去二十年長江流域在城市污染、工業污染治理方面有巨大進步,但是農業面源污染并沒有真正下功夫治理。”

        農業面源污染主要包括化肥、農藥、畜禽養殖業、農業固體廢棄物、農村生活污水和山林地區徑流污染等。據估計,長江流域農業面源污染總量與工業、城市生活等點源排放的污染物總量相當。

        “長江大保護如何通過水、生物多樣性、生態服務、氣候變化彈性和文化等多維管理,增加長江河湖生態系統的彈性,實現可持續發展?這是長江綠色發展需要重點考慮的思路。”夏軍說。

        在夏軍看來,實現長江水生態安全與綠色發展,要加快長江大保護與綠色發展的綜合治理戰略規劃與行動計劃,做好科學技術支撐,同時要強化法治建設與制度創新,尤其是加強長江大保護的流域立法。

        長江作為“黃金水道”,承擔著重要的航運功能。數據顯示,2016年長江完成的航運量是密西西比河的4倍,但多位專家表示,長江航運功能發揮依然被限制。

        “長江下游航道‘卡脖子’,不適應大型海船進江和江海直達需要,中游航道‘腸梗阻’,上游航道‘瓶頸’,這些造成了長江航道不暢。”國家發展改革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副院長吳曉華指出。

        除此之外,三峽船閘通過能力不足、跨江大橋凈空高度不統一、船舶標準化智能化程度低等問題,均制約著長江航運功能。

        吳曉華表示,長江黃金水道將按照“深下游、暢中游、延上游、通支流”的要求,全面推進干線航道系統化治理,到2020年實現高等級航道達到1.2萬公里的目標。

        據了解,中國國情與發展論壇由中科院學部工作局和中科院地理資源所共同舉辦,以生態文明建設和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為基本宗旨,以探討新時代國情與發展的關系為主線,客觀分析我國國情,科學評估發展態勢,服務國家宏觀決策。

        論壇學術委員會主任委員、中科院院士秦大河表示,自然科學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非常重要,出口是人文社會。自然科學和人文科學兩方面的專家要坐在一起,共同為中國國情和人類福祉做貢獻。

        信息來源:中國科技報

        丝袜老师教室自慰摸下面漫画_久久久综合九色合综_亚洲日韩精品不卡在线_柠檬导航巨人导航正品蓝